道德经第74章讲解

《道德经》第七十四章 

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
若使民常畏死,而为奇者,我得执而杀之……孰敢?
常有司杀者杀。
夫代司杀者杀,是代大匠斫。
夫代大匠斫者,鲜有不伤其手者矣。


【易解】

人民都已经不怕死了,为什么还要拿死来恐吓他们呢?像那些想要让人民恒常怕死,稍有出格者就随意抓来杀掉的政策,哪个能无所顾忌地强硬坚持呢?要知道,自然会有一种汰劣机制来司杀,俎代这汰劣机制而妄动杀戒,那就像俎代高明的木匠砍木头。俎代高明的木匠砍木头,是很少不砍伤自己的手的。

栏目导航: